cit  

LucienX:







天真,他们去游泳。

我告诉他们不要

他们一意孤行

但他们不知道。


漫长的路

孑然一身

窒息和无声

于水面沉落


水中有些东西

失去安全感

某种不知名的折磨

渐近渐压迫


我祈求能更强大些

逃离出这海浪

为了不使水

把我冲刷走


本想把脚浸在海里

而它却碾压我的皮肤

每次我靠近边缘

不自觉地害怕沉没


不想被留下

孤身一人

当海潮涌来

沉没于水


Pt.1


来自http://songmeanings.com/songs/view/3530822107858843460/上的一个评论

我认为这首歌的含义是关于情感或者关系。水是一个对于情感来说普遍的象征。我认为他所场的是害怕把自我交给某些东西,或许就是某种关系。他警告其他人但他们选择忽视。

他曾去过那里(个人认为这里指的可能是某种关系的某个程度),在他的情感里迷失。他想要变得强大,那么就不会再发生。

也许我的看法是对歌词强加了解释,但我仍然相当好奇你们有什么看法。

hamstersonjaon April 18, 2011   


Pt.2


THE WATER 在HURTS发行首专<HAPPINESS>里排在11。HAPPINESSTHE WATER 是我的最爱。并且个人觉得后面的歌曲比前面的几首更加好。原本以为这歌估计也不怎么会被重视的了,结果在各种平台上调查了一番,才发现原来这歌的人气相当的高。大抵是因为编曲的美妙,当初听专辑的时候,听到这歌一下子有种被击中的感觉,惊艳。这首歌行云流水,真的给人一种在水下的感觉,被淹没,被包围,被覆盖。又有点像是被揪住皮肤,逐渐陷入窒息的感受。压抑的。阴暗的,湿冷的。


令我觉得奇怪的是,不少人把这首歌认为是治愈、治郁的,但我觉得这歌一点也不治愈,分明是个悲伤的故事,最后还带点自暴自弃的感觉。有人说THEO不是在舞台上唱歌也不是在录音棚里唱歌,而是真的就在海边唱歌。


Pt.3


HURTS歌曲有个一致的特点就是空旷,仿佛他们有意引导听众欣赏的时候把自己的情绪散发在空气中一样。每次切到他们的歌,总觉得均衡器被调过一样,错以为是调整了各种环绕,听出了好像有回声的错觉。钢琴和提琴在空旷的氛围里交织在一起,即便是分拆开它们也别有意味,而THEO的声音飘在空中和提琴一样悠长。THEO的嗓音总让我觉得年轻,但又有种沧桑的意味,说不上是哪种特别的质地,但却能清楚地明白这首歌只能由HURTS演绎才会有味道。人声本来就应该是不可分割的重要元素,只不过照搬制作套路的歌多了,这一点变得容易忽略。HURTS的神奇之处确实是难以描述,举个例子,他们翻唱的<WONDERWALL>实在太惊艳了。THE WATER里的好多个细节都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,比如说1分20秒那个略微尖锐的划痕声,2分45秒左右的那段真是太棒,3分10秒开始的呜咽一样的人声。


从2分20秒的地方开始到结束一分多钟的乐曲,HURTS的处理手法的高明之处之一在于懂得留白,通常来说走制作套路的歌都会把每一部分分割得清清楚楚,主歌和副歌之间还有极大可能会出现突兀脱节感,特别是如果加入弦乐常容易出现落差感。谁说留白不能值回票价,留白的重要性从写字也能看出,把格子占太满并不能带给人美感。倘若是奉行简洁理念的设计则是更加注重留白。留白之于文章来说就是不把结局给写死了,在通俗点说就是不要把读者思考的空间给堵死了。留白也需要恰到好处,留白和烂尾,自然高下立见。如果THE WATER没有那一分多钟的留白,整个乐曲的味道就会变得单薄起来,事实上,个人认为那段乐曲恰好能把听者留在“溺水”般的氛围里,就像当歌词最后所说的被卷入海潮中,对于他们的告诫,过往经历所带来的伤害都在被拖进水的一霎那,仿佛被按下静音键一般,消失殆尽。头脑被清空一般。3分10秒开始的持续了大约7秒的人声绝对是点睛之笔——踏进了虚空迷幻恍惚的空间里,最后仅存一丝意识发出的声音。


Pt.4


Adam谈及THE WATER的创作背景

“I like the last song on the album because I remember when I wrote ‘The Water’, it was one of the moste miserabl days of my life. I remember after we wrote that song it was just like a cloud just shifted. We were in Sweden for about a month and we were starting to lose our minds because it was so cold, freezing cold and one day I was looking down at this piano and I had been standing there for hours and nothing happened and then all my knuckles on my hands were bleeding from the cold and I placed my hands on the piano and played those few chords and in an instant I woke up.”


“我很喜欢专辑中的最后一首歌,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我写‘THE WATER’的那天,是我生命中十分悲伤的一天。我记得我们写完那首歌后,心情就像乌云密布的天空变得晴朗。我们当时已经在瑞士呆了大约一个月,极度的冰寒已经让我们彻底癫狂。有一天我站在钢琴旁边足足好几个小时盯着它,什么也没发生,而我手关节却已经因寒冷冻伤。慢慢地我把手放在钢琴上,弹奏那些和旋,就在那时我如梦初醒。”


Pt.5


Amy May —— 经常能在现场看到她拉中提琴身影。在2011到2012里,HAPPINESS时期里她负责单簧管,萨克斯,中提琴,和音,不过现已离开HURTS BAND。但有她在,特别是拉中提琴的时候,现场都会更加地迷人。



评论
热度(7)
  1. citLucienX 转载了此音乐
 
© cit/Powered by LOFTER